作者:沈三万老沈

如果说,在人的一生求学之中,有什么事是80、90、00后们共同经历过的,“减负”无疑可以位列首位。

2019年6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 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》。近日,多省市相继落地相关政策,掀起了一片“中小学减负潮”。

在省级层面,就有浙江、云南、宁夏、上海、广东、河南、辽宁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多地政策落地;在地市层面,诸如厦门、邢台、承德、以及南京,同样出台了具体举措。

然而,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。

10月29日,一篇《南京家长已疯》的文章刷屏。将减负后的南京中小学学生家长的困境推向了公众面前:减负后,好学生也变成了“学渣”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!

10月30日,连人民日报微博也被惊动,深夜发文:减负就是制造学渣吗?作业少了,放学早了,竞赛排名取消了,这究竟是学生的福音还是家长的负担?

看似简单的“减负”,背后的不为人知,却是惊人的沉重。

该减负了

2019年,中国青年报曾以一篇《谁抢走了孩子们的睡眠时间》,详细描写了当代中小学生的作业重负。

一位13岁学生的家长表示,平时的作业量就不说了,连元旦小长假这种假期作业量也巨大,孩子每天睡很晚,基本在晚上十一点以后才能睡。

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表示,我们每5年做一次少年儿童发展状况调查,可以用“每况愈下”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情况。

事实上,“每况愈下”的,不止中小学生,还有一大批老父亲老母亲。

“不写作业母慈子孝,一写作业鸡飞狗跳。

陪写作业、按照老师规定批改作业,在最正常的“作业”一事上,近年来却闪现着各种光怪陆离的现象。

  • 深圳一名家长表示:幼儿园要养蚕,布置了作业让孩子都带些桑叶,我急了半天,深圳市区去哪里买这个,还好小区其他家长有经验,介绍了一家专门卖桑叶的小摊,我问小摊老板现在好多人买桑叶吗,老板白我一眼,说全是学生交作业的。
  • 中国青年报更是报道了一位“画风清奇”的江苏妈妈。这位妈妈本身不是学教育专业的,但在陪孩子做作业的多年斗智斗勇过程中,甚至精通了教育学,考出了教师资格证。

在种种“作业怪相”下,各地掀起的“中小学作业减负风潮”,似乎合情合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近日这一阵风潮,力度之大,以往数十年的力度都不可及。

  • 比如,浙江拟出中小学生“减负33条”,其中一条是:小学生到晚上9点、初中生到晚上10点还未能完成家庭作业的,经家长签字确认后,可以拒绝完成剩余的作业,教师不得对有此类行为的学生进行惩戒。
  • 比如,南京正在推进的减负政策,具体落实有不许补课等。

猛地一看,挺好。

然而,事情的发展却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南京家长率先开启强烈反对态势,据财新网消息,已有南京家长公开向有关部门投诉此次减负政策。反对的理由很简单:我们孩子不考试了、不补课了、不做作业了、四点就放学玩了、啥都不会了,高考分数会为了我们孩子降下来吗?

不会。

于是,问题来了。

减负后的中小学生和家长,怎么办?

快乐教育?

放眼全世界范围,读书从来都不易。

在电影、电视中推崇“快乐教育”的美国,事实上,也与快乐教育大相径庭。

青年参考报曾揭示了一组真实的美国中小学生数据——

  • 美国青少年文学杂志《Teenink》报道称,美国中小学生每周除周末之外的典型“夜生活”就是:写作业。英语、数学、科学、法语等等,写作业写到凌晨两点也是司空见惯的事。
  • 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则载文披露,美国中小学生平均每周做家庭作业的时间从1981年的2个小时38分钟,增加到2004年的3个小时58分钟。
  • 美国国家教育数据中心2007年的统计更是显示,美国中学生当年每天的作业时间高达6.8个小时。

被称为“全美最佳中学”的惠特尼中学,流传着“4、4、4”的法则。意思是:要想获得最高分为4分的平均成绩,学生得每天只睡4个小时,困了就喝4大杯拿铁咖啡,以便有精神熬夜苦读。

美国记者爱德华·休姆斯在《美国最好的中学是怎样的:惠特尼中学成长纪实》一书中披露,这所全美最佳中学的成功之道就是:做题。惠特尼中学的成功有目共睹,学生以“进入常春藤”为目标,被哈佛、耶鲁等名校录取的学生数不断创新高。

美国当然也有“混日子”的学校和老师。

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就曾在自传《成为》中披露,小学二年级,她进了一个混乱的班级,老师不重视上课和教育,学生每天都闹哄哄地玩。只有米歇尔想离开,认真学习,为此,她的母亲特地去学校争取到了将她送入一个“拼命学习”的班级名额。米歇尔表示,这件小事改变了她的一生。正是有机会拼命苦读、考上大学,她才知道,“没有这个,进入社会后所有的机会都将对我说‘不’”。

除了以上的美国公立学校外,美国私立学校的“精英教育”也令全球称赞。与人们想象中“喝个下午茶、搞个派对跳跳舞”不同的是,美国私立学校的严格,完全“不减负”。

《大西洋月刊》报道称,平均年学费1万美元的私立学校的中小学生,常年早起晚睡,比公立学校“更拼、更辛苦”。而中产阶级及以上的美国家长们,也丝毫不反对“严格教育”。《曼哈顿家庭选择私立学校指南》一书的作者维多利亚·高曼表示,她的两个孩子都是纽约私立学校学生,作业多一点没什么不对,在好学校读书,多做题能让他们更加出色。

造梦厂

放眼国内,在学习一事上,只要想努力,从来没有做不到。

名不见经传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小镇,因为一所名为“毛坦厂中学”的学校,而声名鹊起。围绕毛坦厂中学,从媒体冠之以“亚洲最大高考加工厂”开始,“神话”和“争议”就如影随形。一年做完六千张试卷,堆起来超过一米高,让这所中学令外界生畏。

纪录片《高考》详细记录了这所中学的学生来源:大部分学生来自农村,家长都是外出务工者,家境贫寒、条件艰苦,中学周围扎堆了陪读老人,被陪读的孩子多是老人一手带大的留守儿童。

然而,靠着此类生源,毛坦厂中学却始终以“傲人成绩”雄霸高考竞赛场。

2018年,毛毯厂中学再次交出傲人成绩单:一本录取率为66%,本科录取率为95.7%!与外界批评声不同的是,该校学生对学校充满感激。中国青年网采访该校学生,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“我们的毛坦厂中学不是高考加工厂,而是我们普通孩子的造梦厂!

掷地有声,发人深思。

白岩松对此共情表示:对于未来,只有靠自己的打拼,而读书高考之路,也算其中的一种。

如果毛坦厂中学也“减负”,这些普通孩子的命运会怎样?

2017年,胡润研究院曾发布了一份《社会大学英雄榜》。榜单显示,2000多位资产达20亿及以上的企业家中,有一半人没有全日制本科或研究生学历。“读书无用论”的声音再次甚嚣尘上。

然而,真的是这样吗?

细看之下会发现,在没有学历的这部分人里,大部分都没有赶上高考时代。比如,40后、50后富豪如宗庆后、陈丽华等,他们是第一代创业者,读到大专或初高中,在当时国民学历程度整体不高、学历也未“通胀”的背景下,完全不能算低。而近年来,能一骑绝尘杀入榜单的“新贵”里的企业家,“优秀学历”几乎已是定式。

如何平衡?

10月30日,在“南京减负”引起轩然大波之时,南京教育局及时作出回应。南京教育局表示,存在对督查工作理解不准确、执行规定简单化的现象,引起了社会和部分家长的误解;要规范执行上级要求,防止和纠正执行简单化、形式化、机械化现象,持续推进规范化办学。

减负道路,任重道远。

“那一个个埋头苦读的身影,你看见的仿佛只有死气沉沉,你看不见的是,隐藏在他们心里,一个个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展翅高飞之梦。

朋友们,你支持中小学生减负吗?